首页 全部分类 游戏竞技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第608章 606:熟悉的节奏掌控!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宋义进开始了自己的勾引计划。

  他看到一只远程兵变成残血,立马开始切牌。

  等头顶纸牌颜色变蓝之后,他方才将其锁定,并且向前走了一步。

  一张蓝牌甩在了残血小兵身上,同时还为自己恢复了一点蓝量。

  宋义进试图用这种方式诱惑林燃向前对拼。

  毕竟现在他操作的卡牌大师已经没有了抽取黄牌的可能,手里的伤害技能只剩下Q【万能牌】。

  而且为了补刀,他还走进了妖姬的技能施放范围之内。

  这是个绝佳的换血机会。

  如果林燃此时踩上前来消耗,那就是纯赚。

  而对方只要敢W【魔影迷踪】踩上来,宁王的青钢影就要动手了。

  可令他倍感意外的是,林燃并没有使用魔影迷踪,反倒是选择磕掉了一瓶腐败药水,利用时间扭曲补药提供的加速效果走上前来,甩了一发Q【恶意魔印】,而后再跟普攻。

  看样子是打算用普攻触发电刑来换血。

  宋义进注意到林燃的走位也不对劲。

  妖姬是笔直往前走的,而不是径直向靠近上方的卡牌靠拢,迅速贴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这就导致乐芙兰目前依旧处于中路靠下方的位置,与草丛中的宁王相距甚远。

  两者叠加到一起,瞬间引起了肉鸡的警惕。

  我都这么做了,你居然还不上来换血?

  而且走位如此谨慎……

  这很明显就有猫腻!

  “他这里有眼的!”肉鸡立马推翻了自己之前的结论,将信号标记在了宁王所处的中路上方草丛之中。

  他这才意识到林燃之前走位时,刻意靠近上方IG锋喙鸟营地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明显就是个障眼法!

  假装像是要隔墙在F6营地里面放一个眼,但实际上真正的眼位,落在了中路上方草丛里!

  如此一来,一旦宁王上当受骗,选择对林燃动手,只要进入上方草丛,就会暴露在他的视野之中。

  这人是真的阴险狡诈!

  素来好脾气的肉鸡也在心中怒骂一声。

  简简单单打个对线,你搁这玩心机呢?

  宁王也怒不可遏。

  原因很简单。

  此前在与YM的对抗中,他就被林燃这招假做眼阴过一次。

  同样的招数,你还要用第2遍?

  当我是傻子是吧?!

  高振宁心里那股火噌的一下就冒了上来。

  “干他干他!”他在队伍语音中大声喊道。

  既然已经被妖姬发现了,他索性就走出了中路上方草丛。

  林燃看到这一幕,也知道IG中野反应过来了。

  他连忙想要拉开自己与对方的距离。

  高振宁操作的青钢影在第一时间也没有给出钩索,而是继续把林燃往下方逼。

  他认为林燃身后不会有赵信在反蹲。

  如果小天已经就位的话,刚才肉鸡卖破绽的时候,林燃就可以明目张胆的用出仅有的位移技能魔影迷踪来骗他动手。

  并以目前的中野对拼强度来说,YM是占据绝对领先的。

  可林燃并没有这么做,高振宁就断定他后面没有人帮忙援护。

  事实也确实如此。

  林燃身后确实没有人。

  他在看到宁王踪迹之后,选择故意演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时不时诱惑一下对手。

  但手里一直捏着W【魔影迷踪】,让IG中野没办法来抓他,以此来拖延高振宁的时间,让宁王多在中路蹲一会儿,拖一下对手的发育。

  没想到宁王这个莽夫恼羞成怒,直接上前过来干他。

  “青钢影搭在中路靠近下方的那堵墙壁上,二段墙返踢向了燃哥!”

  林燃被逼无奈,只能连忙交出魔影迷踪离开。

  而后宁王就站在他魔影迷踪留在原地的那个位置守株待兔,不想让他回来吃线。

  同时头顶还亮了个IG的队标,看起来贱兮兮的,还引来看台上不少狗儿子的欢呼。

  林燃毫无办法,他如果回到原地,就要被IG中野两人围殴。

  想要吃兵,只能绕一个大圈再赶回中路。

  可是这样,他就要漏掉不少兵线经验,毕竟目前的小兵交接位置位于IG塔前。

  如果宁王一直在中路附近徘徊,林燃将会非常难处理。

  他只能摇人,把小天也叫来了中路,帮忙搞定这波兵线。

  “舒服了!”高振宁见到拎着长枪的小兲赶到这里,顿时喜笑颜开。

  他虽然耽误了不少时间,但蒜头王八同样如此。

  他的心理平衡了。

  “你帮我把线直接推进去,我做一波回推线。”

  林燃指挥着打野来帮他做事。

  小兲觉得自己也不亏,毕竟能白白平分一波短线的经验。

  而宋义进也觉得自己可以接受,毕竟这样一来对位的林燃相当于损失了不少经验值。

  “Theshy还在压线,他从对局一开始就一直保持着激进的走位,不停的压制着凯南!”

  对局的前三分钟,卢锡安充分证明了为什么这个版本众多射手英雄中,只有他能够走单人线。

  他只要滑步向前一套技能穿插平A打出强攻,金贡换血是绝对不可能换赢的。

  主要是凯南这英雄目前比较尴尬,基石符文中适合他的非常少。

  西八人不敢带偷钱,只能选择艾黎这个万金油符文来打对线。

  但艾黎的缺点就在于爆发输出非常低,面对骑脸上来的卢锡安,凯南没有什么办法。

  毕竟反打时,他并不是每次都能捏住带有风暴印记的普攻。

  而一旦缺了W【奥义!电刃】主动效果提供的被动印记,他想要打出晕眩效果就得用E雷铠去贴近卢锡安的身体。

  到时候他换血也不可能占到便宜。

  因此金贡索性怂着来,挨打也不还手,只要血量不被白嫖太多就行,大部分时间都选择用Q【奥义!千鸟】远距离补兵,补不到的也不强求,尽力保证自己的血量。

  因为宁王在上半区,一旦他的血量被压得过低,青钢影再过来越塔,那事情就糟糕了。

  “别吃别吃!”TheShy咧起嘴角露出了门牙,笑得十分开心。

  姜承録的上路优势在一点点建立,而下路杰克与刘青松小日子倒是过的很舒服。

  柴犬利用艾希强大的消耗能力,被动缓速效果以及行近速率的加速,反复拉扯白嫖了宝蓝三下普攻。

  率先抢二之后,他和撕少算是拿到了线权优势。

  不过司马老贼与宝蓝本身也没想着来抢线,为了防打野小兲,他们不敢把兵线推出去。

  将小兵控制在自己的塔前位置,正好可以安全发育。

  “中路妖姬迎来了一次回推线,燃哥现在补刀已经被卡牌给追平了……”

  宋义进虽然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使用过卡牌,但稍微适应了两分钟,现在也玩的像模像样。

  推兵时的走位细节非常小心,不给妖姬消耗他的机会,防守堪称滴水不漏。

  林燃见状索性老老实实把这波回推线放进了自己的塔内。

  他只补尾刀,尽可能的让兵线在自己塔内停留足够长的时间。

  如今第7波线赶来,小兵交接位置位于YM中塔内。

  防御塔帮忙将这波短线一点点吞噬干净。

  而YM小兵如今安然无恙。

  因此在第7波兵线全部阵亡之后,林燃就成功囤了一波短线,再度向IG的中路防御塔进发。

  宋义进能猜透林燃的想法。

  在正常情况下,单人线第9波兵的第1只小兵就可以升到6级。

  而以目前的兵线走势来说,等第9波小兵赶到中路时,兵线会被林燃囤积起来,一股脑推到宋义进的防御塔之内。

  这样一来肉鸡自己有一大堆小兵没有吃,再加上兵线位置位于自己的塔前,会让他在升到6级的第一时间没有开大招飞边路的机会。

  肉鸡一开始觉得芜所胃,毕竟大不了再等两波兵线,等小兵推出去,依旧可以开启大招。

  但他转念一想就觉得不对。

  就在此时,一只无人机划破长空,照亮了沿途的战争迷雾!

  毫无疑问,来自下路正在推线的寒冰射手!

  无人机的角度非常刁钻,找到了还在上半区刷自家石甲虫的宁王。

  这让肉鸡心中的不安感愈发强烈。

  艾希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施放鹰击长空?

  YM探查宁王的位置又要做什么?

  肉鸡再看看自己面前的两波兵线,觉得一切都有了答案。

  林燃想要配合小兲来抓自己!

  宋义进连忙把饰品眼插在了与中一塔之隔的下方草丛中。

  果不其然,看到了虎视眈眈的赵信!

  蒜头王八期间回城补给过一次,买出了红色打野刀以及一把长剑。

  这个时间点的赵信,战斗力奇强无比。

  “Ning你能帮帮我吗?”宋义进赶紧请求队友支援。

  要知道,他这局召唤师技能带的是传送与闪现,一旦被林燃用幻影锁链拴住,估计就插翅难逃了。

  宁王也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让宋义进阵亡。

  塔下的小兵数量实在太多,卡牌送掉一条性命,可能就要亏接近两波的小兵。

  因此他选择跑过来帮肉鸡解围。

  顺便蹭一波兵线的经验。

  林燃磕掉又一瓶腐败药水,将兵线推进了对方的防御塔中。

  宋义进浑身肌肉紧绷,做好了被YM中野越塔的准备,处理兵线的同时,头顶三色牌闪烁。

  对面如果胆敢越塔,他抽出一张黄牌,再搭配即将赶到这里的宁王以及塔爹,十有八九可以完成反杀。

  到时候全场节奏就要被他所掌控!

  正当宋义进调动全身精力,打算应付这次战斗时。

  他对面的诡术妖姬扭头就跑!

  而在一墙之隔的下方草丛内,小兲的赵信也毫不犹豫,离开了他们的视野之中。

  宁王和宋义进两脸懵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直到宝蓝在队伍语音中的一声大喊,才让他们回过神来。

  “下路亮传送了!”

  宝蓝生性谨慎,被推线的他将自己的眼位投资在了一塔侧后方草丛内。

  没想到却看到了一道湛蓝色的传送旋光!

  YM只有两个传送,其中上单金贡还在线上忍受TheShy的折磨。

  那就只有一个答案。

  来自诡术妖姬乐芙兰!

  “小兲一分钟之前吃下路河道蟹时,顺便隔墙在这里布下了一个眼位!”米勒记性不错。

  蒜头王八是从河道把饰品眼插到IG下一塔侧后方草丛里的,这是个标准的mata眼,所以当时导播给了一个特写,让米勒也留了神。

  没想到现在派上用场了。

  “肉鸡想要叫宁王过来防止越塔,但却没有想到,燃哥根本没有对中路动手的打算,而是将自己的矛头瞄准了下路!”

  娃娃神情亢奋。

  而看台上的观众们也为YM摇旗呐喊。

  第二局比赛进行到接近6分钟,第一次战斗正式打响!

  “过来帮帮我们啊!”宝蓝还在请求队友的帮助。

  肉鸡现在只有5级,如果想要支援的话必须要TP防御塔。

  可他塔下目前还有两波兵线。

  更重要的是,刚才为了应对YM有可能的中路越塔,W【选牌】已经用过了。

  就算他传送到防御塔上也没有黄牌可以为队伍提供足够的控制。

  肉鸡略微一思忖,还是否决了前往下路支援的提议。

  而上单TheShy现在兵线还没处理好,自然不会交出传送,姜承録打算继续在上路扩大自己的对位领先优势。

  这也意味着,司马老贼与宝蓝只能依靠自己来博得一线生机。

  “六级的燃哥落地,魔影迷踪过墙进入IG下路一塔的射程之内,朝着维鲁斯甩出QR两个技能!”

  恶意魔印被触发,原本血量被YM双人组磨损的不算很健康的司马老贼血量瞬间来到了13。

  在宝蓝的慎交出嘲讽时,林燃又及时触发二段魔影迷踪回到了原地。

  “杰克叠满了Q【射手的专注】,闪现向前开始输出!”

  司马老贼给上治疗术,还想向后方撤退逃跑。

  但林燃从侧面跟进,一记普攻在他身上打出了电刑效果,旋即而来的幻影锁链被宝蓝侧身挡住了。

  不过这已经不影响大局。

  “维鲁斯交出闪现,但燃哥跟闪,一发普攻将他带走!”

  现场掌声雷动,还夹杂着欢呼与口哨声!

  宝蓝生怕被幻影锁链拴在原地,也赶紧交出了闪现,勉强逃得了一线生机。

  “燃哥成功收下了一血,而且老贼还要亏掉下路的一整波兵线!”

  米勒不由得感慨起来,“我从来没想过,这场中路对局居然是由燃哥率先发难!”

  “而且时间点卡的非常死,就是瞄准了Rookie卡牌尚未升到6级的间隙,”记得补了一句,“燃哥声东击西,佯装来摇打野抓中,实则目标早已转移至下路,借助推进兵线后的传送,成功从他手里拿到了优势!”

  IG五人面色凝重。

  他们觉得自己又有点陷入YM节奏之中的感觉了。

  和上局一模一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