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寒门巨子

第654章 反客为主(下)

寒门巨子 路人家 4442 2021-10-26 04:33

  

  马邦文眼看着胡义越发慌乱,知道不能再任李凌继续施压了,便干咳了声打断道:“李大人,你这却是在诱供,逼供了……而且,你问的本身就有问题,赵光和钱海两人明明是被火烧死的,还有不少同僚可为人证,怎么到你这儿,就变成他们是被胡推官所害了?”

李凌停住了对胡义的逼问,转头看向马邦文:“马知府,本官已经查明了,赵钱二人之死可不是被火烧的,而是被人杀了之后,才被扔进火中的。”

马邦文彻底呆住,而外间听审的百姓们,也适时的发出一阵惊呼,所有人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来。

因为前夜大火影响极大,满城百姓都知道了有这么两个府衙胥吏为了救火而搭上了性命,这两日,大家还在感慨其事呢。结果现在,李凌居然说他们的死另有蹊跷,这足以惊呆所有人了。

马邦文的城府再深,这时的脸色也为之一白,语气也变得有些僵硬了:“李大人,这等事情可不能胡说啊,人命大事,你可有证据?”

“当然。把尸体也给我带上来。”李凌毫不犹豫,下达命令。

随着两块门板上的焦尸被人抬上公堂,外头又是一阵惊叫,不少人都在看到那尸体的可怖模样后连连后退闪避,更有直接干呕出声的。这刺激可太大了,压根不是寻常百姓所能接受的。

在尸体被放下后,李凌才一点它们,正色道:“本官之前就因为觉着此事蹊跷,就让下属勘验了两具焦尸,然后根据一些常识,已可推知他们是死后才被抛入火场的。”说着,就又把那一套烧死还是先死后烧的理论给道了一遍。

听他说起两具尸体已被开膛破肚地解剖过,外头众人又是一阵哇哇呕吐,而马邦文的脸色也变得越发苍白,他是真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绝,连检验尸体都用上了,而且听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但事到如今,无论都得死撑,他只能哼声道:“李大人,且不提这等做法是对赵钱二人多有不敬,光是你所谓的道理,在无前人证实之下,也难以服众啊。”

“不错,李大人,这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纵然尸体真如你所言,什么气管内没多少烟灰,肺部也是干净的,那也不能说明他们就不是被火烧死的。”立刻就有府衙官员力挺自家大人,然后不少人也跟上说了相似的话。

就连外间百姓,在一阵呕吐后,也露出了不怎么相信的表情来。

本来嘛,这等说法就没前人提及过,更没人见过,只凭李凌一番说话,确实挺难叫人信服的。

李凌啧了一声,怎么别的穿越者百试百灵的招数落到自己这儿却不管用了呢?好在他还有后招:“若你们不信,大可试验一番,找两只猪来,一只杀了,一只不杀,然后一同关入草屋中点燃,直到把那只活的烧死再看,你们便可知本官所言非虚了。”

李凌的这一说法自然有其道理,奈何人家却不肯接受,只见马邦文摇头道:“李大人,你说这许多,终究没有确凿的证据。而相反,他二人之死是我府衙十多名官吏亲眼所见,难道大家就因为你的一些胡言就认定了府衙上下都在撒谎吗?

“李大人,你虽然是京城官员,品阶更远超下官,但这儿毕竟是下官的应州,哪怕有什么疑案,也当由我这个知府来作审理,而不是由你越俎代庖。你若一意孤行,本官就不得不怀疑你别有居心了。”

这番话软硬兼施,还有着一定的道理,真就让李凌不怎么好反驳了。他总不能跟这些古人讲什么科学,讲什么法医学吧……话说,因为历史的变化,本已该出现的法医大家宋慈都不存在呢。

见李凌默然,马邦文的底气更足,又道:“李大人,下官知道你急于想把差事办好,但也不能因此就不顾我应州府的现实难处吧?实在是我应州太穷,下官又不欲让百姓受苦,才耽误了军粮之事……如果大人非要找个人来担此罪责,那下官愿意为百姓认下此罪,还望大人莫要再冤枉我下属官吏,害我治下百姓了。”

说着,他又起身,郑重地朝李凌一揖到地,把个为民做主的好官的架势都给摆足了。

这一下,形势陡然再转,公堂内府衙众人纷纷肃容,然后齐齐也冲李凌行礼:“李大人,知府大人一向为民做主,是难得的好官,你真要怪,就怪我们吧……”

外间那些百姓,也在一番惊讶后,纷纷叫嚷了起来:“李大人,这其中定有什么误会,马大人他不是那样的人……”

“是啊,府衙官员怎么会知法犯法,还干出杀人的事情来呢,其中定然是有什么误会……”

容易被人引导的百姓此时已经坚定地站在了他们的知府一边,纷纷为他说起话来,甚至因此就忽略掉了胡义让庞四海他们盗尸体的事情——又或者,他们以为这也是李凌的栽赃污蔑。

看着公堂内外的这番变故,李凌是彻底呆住了,心更是直直地往下沉去。

他本来定下公审,就是想着借民众之势来压制府衙上下的。结果现在倒好,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反让自己变得更为孤立。事情到这一步,恐怕他无论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科学什么的百姓显然不明白,也不会认,至于直接拿身份压,在如此局势前,也只会适得其反。至少在揭露马邦文真正面目前,他是绝不能用强的。这种束手束脚,完全没人拿捏住了要害的感觉可实在太难受了。

“胡义,你起来吧。看来这就是一场误会,大家也都散了吧,此事本官会与李大人再作商议,到时自会将真相如实告知各位。”已经重新掌握主动权的马知府再度开口,却是要结束这场“闹剧”了。

而李凌,在张了下嘴后,到底还是颓然无语,只能悻悻地看着众人散去,最后,连胡义他们也都离开,他却无力阻拦。只有作为人证的庞四海四人,还被他手下的护卫们看护着,总算没有彻底失败。

“大人,可否借步说几句?”马邦文见局势已定,便又笑着提议道。

李凌略作沉吟,还是点头,然后随他走出大堂,沿着步廊,绕到了后方,如此自然没人能听到他二人的对话。而在此时,马邦文的脚步也是一停,似笑非笑地看着李凌:“李大人,下官以为你还是尽快离开我应州才是,不然要是被某些别有用心之人非议甚至是冲撞了,可就不好了。”

李凌没有太强烈的反应,只轻轻挑了下眉,从对方提出要单独说话,便猜到是这么个用意了,只是如此直接,倒是有些意外:“马知府还真是细心啊,好意本官心领了。”

“怎么,大人还想留在应州查什么吗?您就不怕自己的声名受损吗?”马邦文微微侧身,让人看不到自己的神情。

但李凌却能猜到他现在的脸色一定不好看,便笑了下道:“我的名声和两条人命比起来,实在算不得什么,更别提关系到我大越北疆数十万将士胜败的军粮大事了。所以在有些事情没查明白前,我是不会就这么离开应州的。”

“李大人,你这是一口咬定赵光二人的死有蹊跷了?可在下官看来,他们分明就是受你牵连才丧命的……”

“明人面前就不必说暗话了吧,本官都已经查出他们是死后被焚尸了,你还说什么他们是救火而死就太没意思了。”李凌没兴趣再与他打什么哑谜,当即出言打断道,“真的就是真的,我相信很快就能水落石出。有些人别以为真能一手遮天,觉着自己平日伪装得好,就能瞒过天下人了。

“他却不知一旦这样的伪装被戳穿,其危害只会比其他错误更大,甚至可能会把自己的性命都给赔上。”

李凌毫不客气,甚至是直接的宣战言论,顿时让马邦文的身子再震,他眼中怒火都掩盖不住了:“李大人,既然你不肯听下官的良言相劝,那之后有何遭遇也别怪我。言尽于此,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说着一甩袖子,转头便要离开。

李凌回以冷笑,倒也没有做出阻拦。只是在他走出去几步后,突然开口问道:“我只是有一事不甚明白啊,你说那赵光钱海两个刑房的吏员怎么就跑到架阁库里办差去了,而且还把命给搭上了,就为了救些与自己无关的账簿?我想天底下也没有如此舍己为人的好胥吏吧?”

这句话问得马邦文的脚下突然一个拌蒜,但随即,他又加快脚步向前,就好像完全没听到这疑问似的。只是那明显的失态,却让李凌捕捉到,然后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虽然这一回自己反客为主审案后又被对方反了回去,但是,从最后这一问,他还是明确了一点,自己抓到的线索是对的,只要继续深挖,必然会有突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