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寒门巨子

第700章 董公望(上)

寒门巨子 路人家 4330 2021-11-18 06:38

  

  董公望!

这个名字在晋州当地,甚至是整个北疆,都算是如雷贯耳般的存在。

在许多边关的军民眼中,这位将门后代,便是大越西北边境上的长城和柱石,是所有人安全感的来源。

因为有他的存在,才使晋州二三十年来一直太太平平的,因为有他在军中坐镇,才能让晋州十八万边军能安心戍守,不用为其他事情费心,不时还能北出长城,杀鬼戎立下一番军功。

可以说,董公望董帅在晋州地界上就是神一般的人物,他一手栽培起来的将领已不知凡几,现在都身处北疆各要紧处,许多人都是边关各关城不可或缺的栋梁柱石。

如此身份和功劳,使得朝廷都为他破例,让他以边将的身份遥领枢密副使一职,再加上他的封爵常宁公,身份更是位同三公宰执,乃是天下间绝无仅有,大越百年来也没几个的正一品武官。

要知道,就连两位宰相,位高权重,现在的官职也只到从一品,或许只有等他们告老致仕,甚至离世之后,朝廷才会追赠他们一品头衔,而现在的董公望,年不满六旬,便已做到了武将,乃至整个人臣的顶峰,正一品。

可即便有如此高的身份,如此高的威望,董公望依然没有丝毫骄矜,反而越发尽心用命,无论是操练边军,还是带兵作战,他这个三军主帅总是出现在第一线,由此,几乎所有晋州的兵卒将领都见过这位堪称传奇的董帅,将他的声音和容貌都深深地刻在了自己的心中。

所以这一次,当董公望露脸后,在场的所有崔成双的亲兵都在第一时间认出了他,并在受惊之下,连手中兵器都拿不准了。那两个拿刀指过他的军卒,更是差点就跪下去请罪。

而这许多人里,要说受冲击最大的,却还是要数崔成双。在董公望显露身份后,他整个人都怔在了当场,死死盯着门口端然凝立的上司,满脸的惊诧与难以置信,嘴巴张得大大的,却是一句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是,他崔成双有取董公望而代之的野心,为此不惜冒险攻打霸州,还和敌人达成协议,甚至是不顾后果地巴结太子……可是,这些事情他都只敢在背着董帅时偷偷干,现在董帅突然出现在面前,而且好像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秘密,这就让崔成双感到一阵心虚与恐慌了,完全都不知该如何面对才好了。

而李凌,这时则是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来,本来紧绷的心情和身体,也总算放松了些,自己的安排果然是正确的,请到董公望,真就能把这一危局给彻底翻盘过来。

不错,这便是李凌一早布下的最后保险了,在知道崔成双已铁了心要杀自己,而在边疆军中自己又没有什么自保手段之下,他便想到了这么一个最稳妥的对策。

于是,当队伍从得胜镇出发前,李凌便派了杨晨离开,带了自己的书信和一些说辞去见还受阻于云州城下的董公望,希望能将他请来,既保证自己的安全,同时也解决边军中的一大问题。

当然,以李凌的身份,对于能否真在这个关键时刻将身为军中统帅的董公望请来也不敢有太大把握,他只是尽了自己的一切所能,去引导事情朝着对自己更有利的方向发展而已。

为此,他在给董公望的信中就提到了方文弼的事情——那可是董公望一直倚为左膀右臂的亲信幕僚啊,结果却背了他想要杀李凌,这本身就让老将军感到了一阵理亏——但李凌在此事上却没有半点追究的意思,反而为董公望开脱,说他也是受人蒙蔽云云,自己更相信老将军是一心为国,没有其他私心的。

光是这一封书信,就足以获得董公望对自己的好感了,但李凌真正打动他的手段却是由杨晨代为口述:“董帅,我家大人这次委实是没了法子,才不得不让卑职前来求救啊,而且此事不光关系到李大人一人之生死,更与我大越边关边军息息相关。”

已近六旬,经历过太多军中和朝中风浪的老将军自然不会被这几句大话给影响到,当时的董公望只是似笑非笑地听着,摆出一副“你说便是了”的态度。

杨晨倒也没有露怯,当下就按照李凌的嘱咐,继续道:“董帅别以为卑职是在危言耸听,我所说的每一句都是确有其事,都是发自肺腑。

“方文弼为何欲置李大人于死地?皆因太子欲除李大人,而究其根本,还是在于去年时我家大人为民做主,把永王的一些过失给查了出来,导致其丢了差事。这让太子生出忌惮,生怕自己到时也会重蹈覆辙,那还不如先下手为强呢。

“而在方文弼害李大人不成后,这一事就落到了崔成双将军的身上。不敢有瞒董帅,崔将军早在数年前就已投到了太子门前,这实在不是我大越朝廷之福,更非我边军之幸啊。边军将士要的是什么,就是一心为国,不计个人得失地为国戍边,而不是蝇营狗苟去为自己谋私利。就如董帅您一样,几十年如一日,守边为国,才能保我大越边疆安宁。

“可这崔成双呢,却是一早便走错了路。之前或许只是一时之差,但随着心思不断变化,他做下的错事却是不断增加,抢攻霸州在前,又有与贼人外敌勾结,欲置我运粮队伍于死地在后。董帅,这等行径已经和叛国通敌没有什么两样了。”

面对他的这一番说辞,董公望终于是神色有了变化,皱眉道:“这些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若无确凿证据,老夫只能认为你是在污蔑。”

“证据,卑职当然是有的,信中会附有那些贼匪外虏的供词,他们已交代得清清楚楚,是受了崔成双的指使才能对我们的行踪了如指掌,才会沿途不断设伏袭击,致使我运粮队伍损伤惨重。

“另外,就其中一名鬼戎首领所交代,他们所以会配合崔成双对我运粮队伍出手,除了是看中了咱们的粮秣辎重,想以此补充自身,逃出大越国境外,更在于他们也是受了自家同族之人的请托。

“因为在此之前,崔成双便已经和霸州城里的一部分鬼戎人达成了协议,鬼戎人帮他截杀李大人,而他则放城中守军一条生路,让他们能满载着城中财富离开北疆,返回漠北。

“所以,卑职才会说崔成双之所作所为就是在通敌叛国,若真让他得逞,只怕他日我大越北疆将成为鬼戎人来去自如的通衢大道,到那时,边军危矣,百姓危矣,我大越社稷危矣!”

如果说之前的说辞是让董公望神色凝重的话,听完这番话后,老将军是真个有些紧张了。即便依旧神色如常,看不出喜怒,但眼中那丝丝的寒光还是让杨晨在感受到极大压力的同时,明白了他的心思。

“杨晨,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番话若所言有虚,那就是动摇我军心的重罪,就是把你剐了都不够抵罪的!”董公望突然寒声说道。

这气势一压上来,便让杨晨浑身剧震,但还是顶住了压力,回看对方:“如此大事,卑职不敢欺骗董帅!

“或许只凭这点供状还不足以让董帅相信崔成双他与外敌勾结,但霸州一战的结果,却已经可以从旁作为佐证了。董帅明鉴,以崔成双麾下兵马,真能在短短时日里攻下霸州城吗?连您这样的老将宿将率更多兵马,连月攻城都还没能将云州拿下,他却以极小的代价攻下了不曾稍逊的霸州,这本身就说明了问题。

“若非霸州城中有人与他达成了某种协议,使他能轻松入城,卑职实在想不出其他能快速破城的法子了。还有,若真要说什么证据的话,其实也有,不过却不是我们能拿到的,却在霸州城,在崔成双的军中。

“卑职相信,只要董帅去了当地,查问那边的将士,定能从他们口中,从城池损毁的情况等等细节处找到相关线索。董帅,你就放心让这么一个狼子野心,又毫无底线可言的将领冒得功劳,之后取你而代之吗?若真让他得逞了,我家大人被害事小,社稷动荡,边关被破才事大啊!

“还请董帅能亲自前往霸州一查究竟,并还我家大人一个公道!若所举不实,卑职愿意一死以谢三军!”

为了能让董公望出面,杨晨这回真是把一切都豁了出去。

而在这一番激烈的表态之下,董公望终于点头,相比于李凌的生死,以及所谓的被人取代,他更重视的,确实就是北疆边军的将来,他是绝不能容忍有人为了自己的私利而干出里通外敌的勾当来的。

为此,他甚至都甘愿受屈以李凌的护卫身份一同进入霸州城,近距离地观察其中的蛛丝马迹。而经过这一路的观察后,他已经有七八分的把握可以确信杨晨和李凌所告非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