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秦城林倾城

第两千五百四十七章 白家叛徒

秦城林倾城 城南一梦 4368 2021-10-26 04:36

  

  “不过你之前说,神草在上古时期就已经灭绝,现在都在那些遗迹秘境之中,这颗神草是怎么回事。”秦城疑惑道。

“因为这神草,不是自然生长,而是白家叛徒当年偷出来的。”

“白家。”

秦城心头一动,没想到又牵扯到了白家。

而且白家里居然有这种宝物。

白皇朝靠近魔域山脉,或许是这个原因,导致韩清月对白皇朝当年的丑事也很清楚。

她一番述说下来,秦城也大概明白了原委。

虽然事情有些复杂,但归根结底很简单,便是一个白家的太上长老,不满白家的一些事情,各种矛盾积压之下,突然暴起,选择背叛家族。

临走时,他抢走了一株神草,包括白家一些不传功法之类的玉简,逃离白家,想要通过魔域山脉,逃入无尽海洋。

而一旦到了无尽海洋深处,就算以白家的力量,也没办法找到。

不过白家反应很快,在魔域山脉时便堵住了此人,双方交手之下,还是被这白家长老逃了。

但这长老也受了重伤。

等白家人追到无尽海洋中,用尽各种办法,也感应不到这老者的气息。

在这茫茫海域,搜寻了足足一百年,也没有任何发现,白家众人才不得不回去。

不过白家也留下了悬赏,只要发现那老者踪迹,或者找到白家丢失之物的,都可以换取巨额奖励。

只有后来过了几千年,也没有人找到任何物品,直到无尽海洋爆发了一次天地风暴。

其中有幸存的修士,扬言在风暴中,见到了一株神草。

正是白家悬赏搜寻的那一株。

这件事顿时又引起了许多修士的一通搜寻,不过最后依旧一无所获。

韩清月也是因为父亲的身体原因,找不到其他解决办法,才打算来无尽海洋碰碰运气,结果没想到,遭遇了血盟追杀,而且真的遇到了这株神草。

“如果神草已经变成了无主之物,那说明白家长老已经重伤死了,那他从白家偷出来那些玉简,是否也遗落在无尽海洋的某处?”

秦城眯了眯眼眸,却是想到了更多东西。

白皇朝对秦皇朝,一直都是虎视眈眈。

从最近自己得到的线索看,白家说不定还在酝酿什么大事,如果能从那死掉长老的手中,得到白家一些秘密和功法。

将来双方真的动起手来,对父亲肯定是一件好事。

“不过可惜,被那神草跑了,这东西狡诈的很,而且修士很多搜寻手段对它没用,怕是再难找到了。”韩清月叹息一声。

神草这东西虽然珍贵,但韩清月寻找它,主要还是为了给父亲治病。

血盟如此追杀自己,肯定不会为了一株神草改变目标。

等这神草逃入无尽海洋中,极难找寻。

这一点,从白家和后续修士的几番搜索就看得出。

所以这次,真的是两人运气好,误打误撞碰出来的,再遇到怕是难了。

“这可不一定,既然能遇到一次,也就能有第二次。”

秦城倒是摇了摇头。

他不是随意鼓励韩清月,只是自己觉得,既然这神草这么多年,都能躲过各路修士的追杀,那自身应该躲藏的非常小心。

虽然神草所在的荒岛,是众人交手时,灵气余波凑巧震出来的,但留在荒岛上,肯定没有水下安全。

毕竟,人类修士可能不在意这些小岛屿,但附近妖兽经常起落,等于每天都在危险之中。

秦城有种感觉,说不定这神草残魂是遇到了什么状况,才会冒险跑到岸上。

如果真是如此,那他肯定还会再度行动。

秦城甚至在思考,若是能抓住这小东西,是否能逼问出那白家叛徒的殒命之处。

若是能得到他留下的东西,对自己来说才是宝物。

思索到这,虽然秦城很想再问问,关于仙术品阶的事情,但自己的修为已经恢复过来,也该去筹备那件事了。

于是,结束对话后,秦城站起身。

“你要去做什么?”韩清月见到秦城打算离开阵法,忍不住问道。

“做一些额外准备,免得再被血盟等人包围了。”秦城道。

若是单打独斗,甚至以一敌几,秦城也没什么在意。

但对方四五十个渡劫境,若自己还像个蠢货一样冲过去交战,那就是失了智。

况且,在听完韩清月诉说后,自己对神草和白家叛徒,升起了浓浓兴趣。

等躲过血盟,他打算仔细寻找一番。

当然,血盟这些人,也蹦跶不了多久了。

等正气盟的众人再磨练磨练,两方终究会分出个胜负。

“你不是说此地安全么?”韩清月不解道。

自己试探过这阵法威力,隐匿和屏蔽的功效都很精妙,就算血盟修士飞过来,也感受不到两人存在。

“没错,但我说的是如果没有意外,现在,我要为可能的意外,准备一些后手。”

“不过你最好还是待在这,我很快就会回来。”

秦城说完,转身飞出了阵法。

就在秦城收敛着起息,在海底飞行时。

在所有生灵都注意不到的高空之上,一条小舟正缓缓飞驰,两个老者盘坐在这条小舟上。

这条小舟看起来如同凡人船夫载人渡江的小船,普通至极,质地也极为简单。

但现在却悬浮高空之上,行走云朵之间,似乎以白云为河,穿梭其中,显得奇特无比。

尤其是无尽海洋中,高空往往空间裂缝众多,危险无比,渡劫境修士也不敢轻易进入此地。

但小舟轻轻游荡中,两个老者面色平静,没有任何意外的出现,也没有任何担心。

此时,小舟的船头船尾,各坐着一人老者,一男一女,彼此相对。

在两人之间,摆放着一座棋盘,其上黑白棋子混杂,看起来局势难解难分。

不过这时候,两人都没有对弈,而是目光垂落,遥遥看向海洋之中。

“这小家伙,布下了这么精妙的大阵,居然不老实躲藏在里面,反而隐匿身形跑了出去,有趣有趣。”

其中,那灰袍老者,捻着胡须,面带微笑。

“祁师妹,看来你选的这个小辈,比老夫想象的更加谨慎不少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