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秦城林倾城

第两千五百四十八章 随意赌约

秦城林倾城 城南一梦 4446 2021-10-27 07:45

  

  “哼,那是当然,我的眼光,可是一直都胜过谷师兄。”紫衣老妪低哼一声,却也是面色平静。

谷姓老者被噎了一句,也有些不爽道:“夸你一句你还得意上了,就算这小子有点心机,但这两方人马悬殊太大,那红衣服小子,又有上古之物,这两人绝对逃不掉。”

“那可未见的。”老妪却是一脸淡定,微微一笑。

“比如谷师兄,当年承诺你我各自从外界收一个徒弟,十年后比拼修为,结果我徒弟已经收下了,你这边还没有找到,足见你眼光不行。”

“那说明我眼光高。”

被踩到痛脚一般,老者微怒道:“我不向你,随便找了个什么大胡子青年当弟子,那小子看起来傻乎乎的,就算在古炼体士中,也绝对是憨笨的类型,绝对比不过老夫未来收的徒弟。”

说话之间,老者身上散发出一缕缕寒气,让这小舟一半,都瞬间被冰霜覆盖。

“哦?是么。”老妪白眉也挑了挑,一挥手将冰霜散开。

“若是你这么有自信,又何必千里迢迢跑去北域找人家宗门找人?”

“那是我们宗门弟子创立,有什么问题。”老者低哼道:“别扯这么远,你之前可是说过,如果这次打赌你输了,你那千羽宝衣可得给我。”

“放心,如果这两个修士,十天内会被那些追杀修士抓到,我决不食言,但你承诺的东西呢。”

“我做师兄的,还会欠你东西?”老者不屑道。

“不过这两方修士,你真的不认识吧。”老者眯起眼睛道。

“我久居北域海外,你可是住在南域。”

“师兄,收起你那多余的怀疑吧。”老妪不屑摇头道:这两伙人是我们路过时,随意遇到在战斗的双方,如果真是我设局,难道你会看不出。”

“那就好,我看过不了多大会,这什么血盟的红衣服小子,就能找到这两人了。倒时候你准备好宝贝。”老者得意道。

“四十多个渡劫境,我真不知道他们能怎么输,师妹这次你可是看走眼了。”

老妪闻言,则是笑而不语。

如果秦城在此,听到两人对话,肯定会一脸无语。

这两个老者,显然是在打赌。

但拿来赌斗的对象,居然正是秦城、韩清月和血盟两方。

而祁姓老妪,将赌注压在了秦城一方上,谷姓老者则是看好血盟。

虽然相隔极远距离,而且隔着深邃海洋,但两个老者在高空垂下目光,却没有受到半分阻碍。

“师妹,你感觉到没有,这小子身上的隐匿术法,似乎有域外种族的术法气息。”盯了秦城一会,谷姓老者再度说道。

“不只是域外手段,还有萧家的手段。”老妪也是眼眸闪烁着说道。

他们两人路过时,正好遇到血盟在追杀秦城和韩清月。

两人刚好下棋下累了,于是谷姓老者提议,下一场拿两方进行赌斗。

这两人都是活了无数年的老妖怪级别,对他们来讲,感兴趣的事情已经不多,赌斗这种事,才更容易刺激两人的兴奋。

老妪也没有含糊,答应下来后,直接选了秦城。

其实老妪当时,只是感觉秦城有些不寻常,但具体如何,她也并不清楚。

不过是一场赌斗而已,她也没太在意,便选了秦城这边。

但没想到谷姓老者有点坑,竟然感觉自己能赢之后,临时加码。

老妪虽然有些无语,但也没拒绝。

但接着看下来,老妪才发现,这秦城的确有些本事。

之前那神纹刻画出来时,就让两人有些惊讶。

现在施展的隐匿手段,更是极为特殊。

两种术法,一种让自己幻化,变成海底不起眼的存在,骗过其他妖兽。

另一种则完全收敛气息,没有一丝痕迹暴露。

没想到,随意一场赌斗,竟然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老妪也提起兴趣,双眸之中,一缕特殊的光华流转,随即仔细看向秦城。

“那是域外隐族的术法,好像叫做入隐术,这人类小子可以修炼到这种程度,绝对不止修炼了几次。”

“另外一种,的确是萧家之术,而且是精妙版本的拟息秘法,难道这小子,是萧家皇族的核心成员?”

仅仅一个眼神,相隔万里之遥,老妪便瞬间判断出了秦城施展的两种手段。

换做任何人在这,怕是都要震惊无比。

不过一旁老者听着,也没有任何反应,仿佛对此已经习以为常。

但老妪接下来,打算再看出些什么。

就在此时,海底之中,正在前行的秦城,突然顿住脚步。

他抬起头,眼眸突然看向上方虚空。

老妪瞬间心头一跳,在某一个瞬间,两人竟然目光隔空对撞在一起。

就好像是偷窥之人,突然被正主逮住一样。

唰!

老妪一挥手,小舟四周云层翻滚,一道灵气蓦然包裹住四周。

“祁师妹,你搞什么。这小子只是随意四处瞎看而已。”谷姓老者被老妪的过激举动吓了一跳,随即有些不满道。

“你反应太过度了,以他的修为,怎么可能看得到我们。”

老妪也是定下心神,再度看过去。

果然,秦城眼神并没有聚焦,而是仿佛没有目标的扫过上方。

“你看,他目光不是偏到一边去了,咱们的修为,他不可能察觉到。”谷姓老者哼道。

老妪沉默,没有言语。

虽然老者说得是对的,秦城是绝不可能发现两人的。

但她总感觉,秦城突然停下脚步抬头,看向虚空,和两人的窥视,一定有着某种联系。

老妪眯起眼眸,她深知自己和秦城两者之间,修为存在着多大的鸿沟。

如果这是真的,那这个初入渡劫境的年轻人,身上的秘密,可就有些太恐怖了。

或许这次,自己真的能赢师兄一次?

“秦城,怎么了?”

海底之下,发现秦城突然顿住脚步,看向四方,符魔也有些诧异。

“没什么,只是感觉,有一种被人窥探的感觉。”

“血盟发现我们了?”朱灵儿道。

“不是血盟,总之不太好解释,应该是我搞错了。”秦城摇了摇头。

自己手中,有一件在蓝星时,蒲灵给自己的宝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