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美女总裁的护花高手

第196章 绝地反击?xinReMenXs.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美女总裁的护花高手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2016年6月21日,夏至,星期二。

  上午8:30分,夏兴通讯官方发布公告:刘风华出任夏兴通讯总裁,陈闭月因个人原因,不再担任夏兴通讯总裁一职!

  此消息一出,可是在行业内,迅速掀起一场不小的风暴。

  陈闭月返回华夏,缔造夏兴通讯以来,短短三年时间,就让夏兴通讯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一举跻身华夏通讯行业前十,可谓是创造了一个商业神话。

  而且,现在的夏兴通讯,在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之后,不但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颓势,反而以更加迅猛的速度发展着。

  行业内几乎没人怀疑,只要给足夏兴通讯时间,夏兴通讯甚至有可能成为行业内的标杆,站在华夏之巅,乃至世界之巅。

  但让人意想不到是,就在夏兴通如日中天时,夏兴通讯的高层,居然出现了变动。

  陈闭月不再担任夏兴通讯总裁!

  这样的场面,只要不是一个痴呆傻,都完全能够看出,这是夏兴通讯高层斗争的结果。

  陈闭月这几年以来,一手缔造夏兴通讯,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夏兴通讯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不到万不得已,陈闭月肯定不可能因为个人原因,不再担任夏兴通讯的总裁的。

  而且,关于夏兴通讯的股权构成,业内也早已有人士分析过,说陈闭月的处境十分危险,但一直以来,陈闭月似乎只在专注于公司发展,却压根没有集中太多时间和精力在权术上。

  针对这一点,也有业内人士分析,陈闭月现在就是夏兴通讯股东赚钱的一把利刃,只要夏兴公司的股东不是痴呆傻,都完全不可能不好好利用这把利刃。

  但谁会想到,夏兴通讯高层,会突然拿陈闭月开刀?

  这一点,可是许多业内人士,始料未及的啊。

  不过,也因为此,从8:30夏兴通讯公告出来的那一刻,就有着无数的人,纷纷给陈闭月打来电话,向陈闭月伸出橄榄枝,表示只要陈闭月点点头,便可以直接到他们企业担任老总。

  而且,这其中还不乏一些国内外知名企业。

  甚至,还有来自欧美的一些顶级财团,直接询问陈闭月需要多少资金,可是帮助陈闭月再缔造一个新的夏兴通讯。

  他们不但只要求占据新公司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而且,不会参与公司任何决策……

  这样的场面,可是许多人始料未及的。不过,仔细一想,也的确是在预料之中。

  陈闭月这样的商业奇才,可的确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谁若是在这个时候,能够挖到陈闭月,那简直就是挖到宝了。

  不过,要挖到陈闭月,又谈何容易?

  陈闭月背后,可是整个夏兴集团,而且,她在夏兴通讯三年,在很大程度上来讲,也已经证明了自己。

  现在即便是让陈闭月担任夏兴集团的老总,也压根不会谁有异议了吧?

  陈闭月出走夏兴通讯,那不算是失败,充其量叫不善于玩弄权术,仅此而已。

  不过,在无数人都在关注,在这件事情上陈闭月究竟如何收场时。

  上午9:00,几则消息,一一爆出。

  “《暹罗投资最大的汽车工业园白象汽车工业园因招标不符合规范被叫停》!”

  “《宾利阳光、城南时代、蓉城印象、等在建楼盘,被爆出钢材质量不达标,多名业主联合维权》。”

  “《夏铬矿业公司高山采矿,造成不可逆转的环境破坏,被连夜叫停》!”

  “《布衣理财陷严重财务危机,300万投资者总计50亿金额恐付诸东流》!”

  “《汉窖精酿离任高管爆料:汉窖精酿长期存在用劣等甚至腐败粮食酿酒的现象,严重侵害消费者利益》!”

  ……

  这几则消息,对于大多数人来讲,或许只是稀疏平常的新闻,茶余饭后的谈资。

  不过,在业界,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而且,这几则新闻涉及的企业,表面上看,虽然的确没有什么联系,但若是细心观察,便不难发现,白象汽车园最大股东,乃是李风华的红星投资;宾利杨光、城南时代、蓉城印象几个楼盘的开发商人,可都是朱洪波掌握的恒久地产;夏铬矿业隶属于何江朝掌控的中流矿业;至于汉窖精酿,则是属于彭贵川掌管的戎州酒业。

  所以,这几则消息一暴出来,无论是刘风华、朱洪坡还是何江朝,可均是在第一时间,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这些可都是这几人这些年来,重点投资的领域,可以毫不客气地说,他们将这几年来在夏兴通讯赚到的钱,甚至此前的许多积累,都投资到了这些领域,他们现在可是来不得半点闪失啊。

  但谁会想到,事情的结果,竟然是眼前这般?

  “刘爷,咱们几家人的公司,早不出问题,晚不出问题,偏偏在这个时候出问题,这究竟是巧合,还是有人暗中作祟?”

  夏兴通讯总裁办公室内,刘风华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吮吸着香烟。朱洪波、何江朝以及周世伟等人,现在可都是焦头烂额,完全不清楚该怎么办。不过,朱洪波一想到问题的关键,就忍不住问道。

  “肯定是有人暗中作祟了。”再次心烦意乱地吮吸了一口香烟,刘风华说道。

  “谁?”朱洪波问道。

  “要么是陈闭月,要么是昨天打电话那个自称是陈闭月丈夫的男人。”刘风华斩钉截铁地说道,“但根据实际情况来看,是陈闭月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为什么?”朱洪波问道。

  “那个男人说给我们二十个小时思考的时间,在今天十点前,我们没有按照他的要求做,才对我们出手。”

  刘风华分析道。

  “但实际上,针对咱们五家的这一套组合拳,怕是早就准备好了,只等着在关键时刻打出来。”

  “为此,我想是陈闭月的可能性更大,否则的话,以陈闭月的性格,凭借咱们五大股东这几天以来的所作所为。”

  “陈闭月不可能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